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发布 2019 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展现仇恨记者如何演变成暴力行为,加深记者的恐惧。提供安全环境让记者能无顾之忧工作的国家持续下降,集权政权正持续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都会针对 180 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产业状况进行评估,发表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最新报告显示大环境已开始笼罩在极度恐惧的气氛之中,对安全的报导环境造成危害。许多国家的政治领袖对记者怀抱敌意,引发日益严重、频繁的暴力行为,使记者面临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危险。

挪威在 2019 年的指数中排名第一,连续三年蝉联冠军。芬兰(上升 2 名)取代荷兰(下跌 1 名至第 4 名)排名第二;荷兰有两名报导组织犯罪的记者必须永久在警察保护下生活。瑞典的网路骚扰情形增多,导致该国下跌一名来到第三名。非洲的衣索比亚(上升 40 名到第 110 名)和甘比亚(上升 30 名到第 92 名)排名较去年大幅提升。


许多威权政权的名次都有所下跌。其中委内瑞拉(下跌 5 名至第 148 名)的记者遭保安警力逮捕、暴力相向,俄罗斯(下跌 1 名至第 149 名)政府利用逮捕、任意搜查和严刑峻法等手段对独立媒体和网路加强施压。排名倒数的越南(第 176 位)和中国(第 177 位)均退步一个名次。尽管厄利垂亚(第 178 位)与邻国衣索比亚握手言和,今年仍再次拿下倒数第三名。土库曼(下跌 2 名至第 180 名)则取代北韩(上升 1 名至第 179 名)敬陪末座。

审查制度正往新加坡(第 151 名)和柬埔寨(下跌 1 名至第 143 名)蔓延。在这个艰难的环境中,马来西亚(第 123 名)和马尔地夫(第 98 名)的排名上升 22 名,突显政治变革不但能够大举改变记者的工作环境,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也能直接影响新闻自由。

欧盟与巴尔干半岛在限制、违反新闻自由程度的区域评分退步第二多(掉了 1.7%)。该地区仍是最尊重新闻自由的地区,原则上也是最安全的区域,但当地记者仍面临严重威胁:马尔他、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第 111 名)记者遭到谋杀;塞尔维亚和蒙特内哥罗(下跌 1 名至第 104 名)记者遭受言语和肢体攻击;法国记者则在黄背心抗议活动期间遭受前所未有的暴力。

许多电视台工作人员不敢在没有保镖陪同的情况下报导黄背心抗议活动,其他人则遮住自家频道的标志。许多记者也遭到公然侮辱。



更多文章